☜叫我御坂和二白都可以
背景犬山 头像冥玖
感谢关注不胜惶恐
坑多图杂 随时清fo
无水印图随意使用保存即可

[真東] 單戀之後--nightmare.

我的天哪⋯⋯我的天哪⋯⋯好吃過頭了忍不住轉載🙈😭😭😭😭😭😭🙏🏻🙏🏻🙏🏻🙏🏻🙏🏻🙏🏻🙏🏻🙏🏻🙏🏻🙏🏻心臟要爆炸掉了,太好吃了!!真東日快樂!

mio:

提前慶祝真東日~~~今年風水輪流轉換慶祝六三~




年齡操作設定有


爬坡組四人單箭頭循環(真→東→卷→坂→真),本篇此設定已相當淡薄


接續單戀那件小事兩篇的一個收尾,但也可單獨閱讀


東堂未來進路我流設定有


獻給期待這系列結尾的  @淚物語  及點閱的你


===============================================




如果有那麼一日,你對我感到厭倦的話,離去吧!別回頭。


我會理解的,所以筆直向前吧!千萬別轉過身。


縱使我踏著不穩的步伐追去,也絕不要向我伸手。


 


 


那天之後,原本獨自一人的公寓便陸陸續續被真波的顏色所填滿。


在外人看來,他們現在的關係可說是同居戀人吧,但東堂內心很清楚,單就彼此心的距離可能連最原本的學長學弟關係都稱不上。至少在箱學時還有著他對自己的尊敬,然而眼前一起生活的他卻與自己所知大相逕庭。


突如其來的醋意、不由分說的強勢和偶爾為之的溫柔,這全部都是東堂從未認知到的真波,也從未被如此對待過,但他還是被動的接受和包容這樣的他,畢竟是繞了一大圈才再次相遇的人,可能的話東堂想要把自己能給予的東西都給他,只要對方開口想要。


不管是擁抱、親吻或者是更親暱的碰觸,他都盡可能地去滿足,只要每天早上睜開眼能看到真波在自己面前安穩的睡著就好,知道他還在自己身邊就好。


 


他不懂的是真波對待自己的方式,絲毫沒有因為相處的日子增加而趨緩,而最暴力的時候總是發生在自己因工作而晚歸的日子,通常在一進家門後便會被不容違抗的氣勢直接拖向房間然後扔上床鋪,在自己還來不及阻止之前對方就會迅速的壓上身來,接著就是如暴雨般的親吻,夾雜著啃咬所帶來的痛楚。


止不住的淚水因吃痛而頻頻滑落,凌亂的衣服與粗重的吐息混雜著彼此的心跳,每一拍都沉重不已。


 


 


每日每日真波會在清晨驚醒,慌亂的確認懷中黑髮人影的存在後才再次倒回床鋪,閉上眼試著捕捉那可怕的噩夢內容,那是一遍又一遍相同的縈繞於心揮之不去的夢魘。


是誰對著誰說了怎樣的內容他記不清,就如平常的夢境一般恍惚即逝,殘留的只有悲傷的情緒。


只要對方出門,不論是上班或是其他要事,他便會心神不寧的用簡訊問過無數遍的你在哪裡,彷彿不這麼做東堂就會在下一秒消失般。明明知道他總是回應著自己的予取予求,卻總是感覺不到踏實感,一遍又一遍的用著激烈的方式去確認對方的存在。


對於自己心底深處所懼怕的事物他不想面對,也不敢面對,更何況是說出口。


只是一廂情願的認定,如果是他的話會懂的,我對他──深刻的依戀。


 


 


向左,通往單純的大道;向右,前往複雜的未來。


他們的人生好不容易在某處交會,如今卻又漸行漸遠。


擦槍走火似乎只是時間的問題。


 


有時候一切竟是來的如此突然,小睡後的他在寬廣的床鋪上找不到另一個身影,努力的克制自己不去思考的那令人顫抖可能性。踉蹌下床,真波甩開房門但迎來的依舊寂靜,屋內每個角落都不見他的身影,門邊的單車孤零零的矗立。


寂寞感頓時湧上,他於牆邊抱膝而坐,彷彿這樣就能減少如浪潮般襲來的不安。


畏懼、害怕、不安,他用著不穩的雙手撥打著早已通過無數次的號碼,一個親切的女聲詢問他是否要留言後傳來尖銳的提示音,但他一個字也說不出口。


應該說什麼才好?該怎麼做他才會永遠留在自己身邊。我是否做錯了什麼?少了他自己又該如何是好。


 


像是過了一世紀那麼久,門外傳入模糊的卻熟悉不已的聲調,自言自語並不是他的習慣,那想必只有一個可能──與手機另一端的某人對話著。


莫名的情緒掌控了自己的理智,他打開門一把奪走對方手上的手機扔至一旁,將來人扯入門內。從頭到尾無視對方的驚訝。


—不要離開我。


壓低的聲線伴隨著後方單車倒下的聲響傳入耳中,以及自己採購回來商品碰撞聲,東堂試著要瞭解眼前發生的一切緣由,但對方似乎不願給他這個時間。


忽略一旁緩緩闔上的大門與門外的散落物,真波將自己禁錮在牆邊,被壓制住的手腕隱隱作痛著,他已經可以預期接下來會發生的事,但這次他不打算再被動接受。


—不要每次都用相同方法逃避,給我說清楚。


東堂沉下臉,如此質問著面前的人,握住的手腕處傳來顫慄。


—你到底在害怕什麼?沒有說出口我怎麼會懂。


—我不想再次失去你。


—我也是一樣,所以不想再做出讓自己後悔的決定。不要忘記不是只有你選擇了我,我也是做出選擇的那個人。


真波低著頭不發一語。


—然而停滯不前是沒有用的,我現在在這裡不就是最有力的證明嗎?你就不能多信任我一點嗎,真波山岳!


他悄悄的放開施壓的力道,緩緩退後,卻被東堂環上的雙手所阻止。溫暖的充滿陽光氣息的擁抱。


—試著多相信我一點,好嗎?


噙著淚水,他點點頭,懷念的輕拍落在頭頂,即便現在不像以前一樣,對方需要些微墊起腳尖才能做到這件事,但所帶來的溫柔不曾改變。


 


睡前,他向東堂提起了那個模糊的夢,而對方只是一笑置之,只是個夢啊,他如此說道。


 


—我不會拋下你的,所以放心地握住我的手吧。


 


==================================================


久等了謝謝各位~想想這篇的會產生也是源自於自己對於爬坡組四人的初期印象


如果你不討厭這樣前提所產生的真東就太好了


為了這個收尾,重看了兩篇舊作才發覺當中保留了自己當時的想法


雖然可能不甚完美但是我走過的痕跡,總之希望這樣短短的一篇能夠圓滿那時有點揪心而又再度相遇的兩人


相信只要彼此在對方身邊一定能夠越來越好的




ps. 開頭的對白來自日本的同人推特

评论(2)
热度(8)
  1. Nishiromio 转载了此文字
    我的天哪⋯⋯我的天哪⋯⋯好吃過頭了忍不住轉載🙈😭😭😭😭😭😭🙏🏻🙏🏻🙏🏻🙏

© Nishiro | Powered by LOFTER